苏珏姑娘

黄渤哥小迷妹。鸡条粉。whovians。
国语乐坛两大男神许嵩&薛之谦。
墙头:双黄磊渤。红兴。猪羊。林秦。邰方。大谦世界。
不会产粮但努力评论给小心心的小可爱。

惊讶的发现黄老师的童年糖果记忆竟然跟我一样,酸三色和大白兔是最喜欢的糖果。
当然,相比于他,大白兔真的会甜的倒牙。我还是更喜欢酸三色,到现在都只喜欢的唯一一种水果糖。还有那种粗制滥造的话梅糖,好想念啊,家的味道。

短诗集

哭晕……元白真的是真爱!真的!

江海颓:

元白相关短诗,不全,待补充。


◎梁州梦 —元稹


梦君同绕曲江头,也向慈恩院院游。
亭吏呼人排去马,忽惊身在古梁州。


◎同李十一醉忆元九—白居易


花时同醉破春愁,醉折花枝作酒筹。
忽忆故人天际去,计程今日到梁州。


◎舟中读元九诗--白居易


把君诗卷灯前读,诗尽灯残天未明。
眼痛灭灯犹暗坐,逆风吹浪打船声。


◎闻乐天授江州司马 - 元稹


残灯无焰影幢幢,此夕闻君谪九江。
垂死病中惊坐起,暗风吹雨入寒窗。


◎得乐天书 - 元稹


远信入门先有泪,妻惊女哭问何如。
寻常不省曾如此,应是江州司马书。


◎骆口驿二首(其一)—元稹


邮亭壁上数行字,崔李题名王白诗。
尽日无人共言语,不离墙下至行时。


◎骆口驿旧题诗—白居易


拙诗在壁无人爱,鸟污苔侵文字残。
惟有多情元侍郎,绣衣不惜拂尘看。


◎蓝桥驿见元九诗—白居易


蓝桥春雪君归日,秦岭西风我去时。
每到驿亭先下马,循墙绕柱觅君诗。


◎武关南见元九题山石榴花见寄—白居易


往来同路不同时,前后相思两不知。
行过关门三四里,榴花不见见君诗。


◎酬乐天武关南见微之题山石榴花诗—元稹


比因酬赠为花时,不为君行不复知。
又更几年还共到,满墙尘土两篇诗。


◎哭微之二首—白居易


八月凉风吹白幕, 寝门廊下哭微之。
妻孥朋友来相吊, 唯道皇天无所知。


文章卓荦生无敌, 风骨英灵殁有神。
哭送咸阳北原上, 可能随例作灰尘。


◎梦微之—白居易


晨起临风一惆怅,通川湓水断相闻。 
不知忆我因何事,昨夜三回梦见君。 


◎酬乐天频梦微之— 元稹


山水万重书断绝,念君怜我梦相闻。
我今因病魂颠倒,惟梦闲人不梦君。 


◎曲江忆元九— 白居易


春来无伴闲游少,行乐三分减二分。
何况今朝杏园里,闲人逢尽不逢君。


◎寄乐天—元稹    


无身尚拟魂相就,身在那无梦往还。
直到他生亦相觅,不能空记树中环。


◎醉中见微之旧卷有感—白居易


今朝何事一沾襟,检得君诗醉后吟。
老泪交流风病眼,春笺摇动酒杯心。
银钩尘覆年年暗,玉树泥埋日日深。 
闻道墓松高一丈,更无消息到如今。


◎梦微之—白居易


夜来携手梦同游,晨起盈巾泪莫收。
漳浦老身三度病,咸阳宿草八回秋。
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阿卫韩郎相次去,夜台茫昧得知不?


◎早春忆微之—白居易   


昏昏老与病相和,感物思君叹复歌。
声早鸡先知夜短,色浓柳最占春多。
沙头雨染斑斑草,水面风驱瑟瑟波。
可道眼前光景恶,其如难见故人何。


◎感秋怀微之—白居易


叶下湖又波,秋风此时至。 
谁知濩落心,先纳萧条气。 
推移感流岁,漂泊思同志。 
昔为烟霄侣,今作泥涂吏。 
白鸥毛羽弱,青凤文章异。 
各闭一笼中,岁晚同憔悴。


◎别元九后咏所怀—白居易


零落桐叶雨,萧条槿花风。
悠悠早秋意,生此幽闲中。
况与故人别,中怀正无悰。
勿云不相送,心到青门东。
相知岂在多,但问同不同。
同心一人去,坐觉长安空。


◎春晚寄微之—白居易


三月江水阔,悠悠桃花波。
年芳与心事,此地共蹉跎。
南国方谴谪,中原正兵戈。
眼前故人少,头上白发多。
通州更迢递,春尽复如何?


◎春暮寄元九—白居易


梨花结成实,燕卵花为雏。
时物又若此,道情复何如?
但觉日月促,不嗟年岁徂。
浮生都是梦,老小亦何殊?
唯与故人别,江陵初谪居。
时时一相见,此意未全除。


◎忆微之—白居易


与君何日出屯蒙,鱼恋江湖鸟厌笼。
分手各抛沧海畔,折腰俱老绿衫中。
三年隔阔音尘断,两地飘零气味同。
又被新年劝相忆,柳条黄软欲春风。


◎秋雨中赠元九—白居易


不堪红叶青苔地,又是凉风暮雨天。
莫怪独吟秋思苦,比君校近二毛年。


◎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感事而作 其日独游香山—白居易


祸福茫茫不可期,大都早退似先知。
当君白首同归日,是我青山独往时。
顾索素琴应不暇,忆牵黄犬定难追。
麒麟作脯龙为醢,何似泥中曳尾龟?


◎答微之咏怀见寄— 白居易


閤中同直前春事,船里相逢昨日情。
分袂二年劳梦寐,并床三宿话平生。
紫微北畔辞宫阙,沧海西头对郡城。
聚散穷通何足道,醉来一曲放歌行。


◎九日寄微之—白居易


眼暗头风事事妨,绕篱新菊为谁黄。
闲游日久心慵倦,痛饮年深肺损伤。
吴郡两回逢九月,越州四度见重阳。
怕飞杯酒多分数,厌听笙歌旧曲章。
蟋蟀声寒初过雨,茱萸色浅未经霜。
去秋共数登高会,又被今年减一场。


◎八月十五日夜禁中独直,对月忆元九—白居易


银台金阙夕沉沉,独宿相思在翰林。
三五夜中新月色,二千里外故人心。
渚宫东面烟波冷,浴殿西头钟漏深。
犹恐清光不同见,江陵卑湿足秋阴。


◎寄乐天— 元稹


莫嗟虚老海壖西,天下风光数会稽。
灵氾桥前百里镜,石帆山崦五云溪。
冰销田地芦锥短,春入枝条柳眼低。
安得故人生羽翼,飞来相伴醉如泥。


◎酬微之— 白居易


满帙填箱唱和诗,少年为戏老成悲。
声声丽曲敲寒玉,句句妍辞缀色丝。
吟玩独当明月夜,伤嗟同是白头时。
由来才命相磨折,天遣无儿欲怨谁。


◎寄微之— 白居易


帝城行乐日纷纷,天畔穷愁我与君。
秦女笑歌春不见,巴猿啼哭夜常闻。
何处琵琶弦似语,谁家呙堕髻如云。 
人生多少欢娱事,那独千分无一分。


◎元九以绿丝布白轻褣见寄,制成衣服,以诗报— 白居易


绿丝文布素轻褣,珍重京华手自封。
贫友远劳君寄附,病妻亲为我裁缝。
袴花白似秋去薄,衫色青于春草浓。
欲著却休知不称,折腰无复旧形容。


◎寄生衣与微之,因题封上— 白居易


浅色縠衫轻似雾,纺花纱袴薄于云。
莫嫌轻薄但知著,犹恐通州热杀君。


◎酬别微之 临都驿醉后作—白居易


沣头峡口钱唐岸,三别都经二十年。
且喜筋骸俱健在,勿嫌须鬓各皤然。
君归北阙朝天帝,我住东京作地仙。
博望自来非弃置,承明重入莫拘牵。
醉收杯杓停灯语,寒展衾裯对枕眠。
犹被分司官系绊,送君不得过甘泉。


◎ 见元九悼亡诗因以此寄— 白居易


夜泪暗销明月幌,春肠遥断牡丹庭。
人间此病治无药,唯有楞伽四卷经。


◎开元九诗书卷— 白居易


红笺白纸两三束,半是君诗半是书。
经年不展缘身病,今日开看生蠹鱼。


◎醉后却寄元九— 白居易


蒲池村里匆匆别,沣水桥边兀兀回。 
行到城门残酒醒,万重离恨一时来。


◎武关南见元九题山石榴花见寄— 白居易


往来同路不同时,前后相思两不知。
行过关门三四里,榴花不见见君诗。


◎山中与元九书因题书后—白居易


忆昔封书与君夜,金銮殿后欲明天。
今夜封书在何处?庐山庵里晓灯前。
笼鸟槛猿俱未死,人间相见是何年?


◎见元九— 白居易


容貌一日减一日,心情十分无九分。
每逢陌路犹嗟叹,何况今朝是见君。


◎哭微之— 白居易


今在岂有相逢日,未死应无暂忘时。
从此三篇收泪后,终身无复更吟诗。


◎哭微之二首— 白居易


八月凉风吹白幕,寝门廊下哭微之。
妻孥朋友来相吊,唯道皇天无所知。


文章卓荦生无敌,风骨英灵殁有神。
哭送咸阳北原上,可能随例作灰尘?


◎禁中夜作书与元九— 白居易


心绪万端书两纸,欲封重读意迟迟。
五声宫漏初鸣后,一点窗灯欲灭时。


◎除官赴阙留赠微之— 白居易


去年十月半,君来过浙东。
今年五月尽,我发向关中。
两乡默默心相别,一水盈盈路不通。
从此津人应省事,寂寥无复递诗筒。


◎立秋日曲江忆元九— 白居易


下马柳阴下,独上堤上行。
故人千万里,新蝉三两声。
城中曲江水,江上江陵城。
两地新秋思,应同此日情。


◎见紫薇花忆微之— 白居易


一丛暗淡将何比?浅碧笼裙衬紫巾。
除却微之见应爱,人间少有别花人。


◎三月三日忆微之— 白居易


良时光景长虚掷,壮岁风情已暗销。
忽忆同为校书日,每年同醉是今朝。


◎酬乐天三月三日见寄—元稹


当年此日花前醉,今日花前病里销。 
独倚破帘闲怅望,可怜虚度好春朝。


◎初着绯戏赠元九— 白居易


晚遇缘才拙,先衰被病牵。
那知垂白日,始是著绯年。 
身外名徒尔,人间事偶然。
我朱君紫绶,犹未得差肩。


◎河阴夜泊忆微之— 白居易


忆君我正泊行舟,望我君应上郡楼。
万里月明同此夜,黄河东面海西头。


◎水上寄乐天— 元稹


眼前明月水,先入汉江流。
汉水流江海,西江过庾楼。
庾楼今夜月,君岂在楼头。
万一楼头望,还应望我愁。


◎独酌忆微之 时对所赠盏— 白居易


独酌花前醉忆君,与君春别又逢春。
惆怅银杯来处重,不曾盛酒劝闲人。


◎雨夜忆元九— 白居易


天阴一日便堪愁,何况连宵雨不休。
一种雨中君最苦,偏梁阁道向通州。


◎忆元九— 白居易


渺渺江陵道,相思远不知。
近来文卷里,半是忆君诗。


◎答微之泊西陵驿见寄— 白居易


烟波尽处一点白,应是西陵古驿台。
知在台边望不见,暮潮空送渡船回。


◎和微之十七与君别及胧月花枝之咏— 白居易


别时十七今头白,恼乱君心三十年。
垂老休吟花月句,恐君更结后身缘。

《告别》

灌了一口酒
黑色的人们哭完走
风和烛光留住我
你没了影子
我没了白昼和朋友

*写给 @顾兆头很痛 太太的《诀别》,看完真难受啊……希望他们都能长命百岁!一定能!

每次看他做的一切
都觉得自惭形愧
这么久了
那个为别人着想、追求完美的他
还是一如既往的好
“可我又该怎么感谢你呢……”

《递给你》

冬天了 火炉不热
北风吹进屋
我们围坐在一起

我唠唠叨叨的
大衣递给你
手炉递给你
刚沏好的热茶递给你
热络的关心递给你
爱掺杂着体贴和照顾
全部递给你

你看看我
又看看手机
笑着接过
笑着扔在了地上

于是
没有了大衣手炉热茶的我
默默捡起了关心、爱和照顾
喂给了北风

#三十天推歌挑战#

Day 2 带数字的歌

《3 Things》

超级超级喜欢的治愈类小清新英文歌。
最喜欢的温暖向曲子,没有之一。
每次听都像是有个可爱的人拉着自己走出黑暗,奔向阳光。

“如果坠入永夜是常态,我希望偶尔也许可能有音乐能给我一线短暂光明。”

#三十天推歌挑战#

Day 1 带颜色的歌

《橘子红了》

“读琦君的《乡愁》,是我十二岁的时候,像贺塞的《乡愁》,林海英的《城南旧事》,我一直对童年自传文体非常着迷,《橘子红了》这部琦君小说改编的戏,没想到我能出演。
我一直很喜欢琦君对人厚的道,她的小说人物都没有大恶大坏,只是时局所趋,让这些人纠结在一起。那天,在北京某胡同院子拍这个MTV时,我顶着《橘子红了》戏中的平头,冷飕飕的唱着——橘子红了,是该摘了,不能不爱了。
忽然有一种,时日远去,人事全非的感慨。”

从前文艺是附庸风雅,后来放弃文艺是抵触心理,现在重新捡回来,是因为找回了心底真正的欢喜。

引号里的是磊爹爹自己对它的讲述。用那种温柔的声音缓缓的念出这些最真诚的句子,配上舒缓的语调,一感动就是一整个夜晚。
黄老师是那个时候全国的文艺偶像。
还是很爱您啊。

回来了回来了……
今晚十点……他们都回来了……
等你们回家♡

旋转跳跃我闭着眼!!

幸福到死!!爱少主爱飞太!!本子贼好看,排版看着超级舒服!!!

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来源于我圈太太们.....

为我渤爸磊爹打call!!

为两位太太疯狂打call!!!

零下 4

*还是不太敢打tag
*故事有点复杂有点乱 但是我就是不想解释 哼
*终于决定就写成他俩了(之前没放名字是还在纠结要不要写成双黄)


天气回温了一些。

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往年来的早,秋叶还没黄就披上了大衣,在寒凉的温度里,他和他的爱人只能依靠彼此取暖。如今暖阳终于让他们找回了一点秋天的真实感,凉风稍稍带起窗帘,一束光散在地上忽明忽暗。

周末总是要睡懒觉的。

于是关着门,拉着窗帘,他的爱人体贴的照顾着经常失眠的他,连开门的声音都轻之又轻。

八宝粥的香气从门缝中一点一点的弥漫到屋子里,他的爱人满意地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人动了动,像是被惊扰了一样。

三,二,一。

他的爱人笃定他没有办法抵抗早餐的诱惑。

“嗯……黄磊……你怎么起这么早啊?”

对了,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们了。他的爱人叫黄磊,他叫黄渤。明明几百年前是一家,现在两个人却偏偏被命运圈定了天差地别又紧紧相依。

“不是说好要进山吗?……小渤儿,闭眼。”

坐在床上的人头发乱糟糟的,呆呆地看着明晃晃像是照亮了整个屋子的人,脑子还转不过来。看着他听话地闭了眼坐在床上还困得晃来晃去摇身子,他的爱人轻轻地拉开了窗帘,又体贴的关上了窗户的缝隙。

揉了揉眼睛,黄渤张开双手在眼前晃了晃,果然是更模糊了。他又使劲的揉了揉眼睛,还是如此。

他的爱人坐到了床边,侧着身子把他圈进了怀里,拍着他的背,无声地传递着信任和安心。黄渤心里难过,又不肯说,把头埋在爱人的怀里低低地叹气。

“哎……黄磊……我们真的该分手……”

黄磊没放开他,反倒抱的更紧,低声笑着,“不是我们都说好了嘛……你怎么回事啊……小渤……”

“大傻子,你离得开我嘛?”

“你说我们分开了谁给你做早饭午饭晚饭夜宵?谁给你收拾屋子?谁陪你遛弯散步?谁给你暖床?谁……”

脑子疼。他对他的爱人这种絮叨的语言攻势一点抵抗力都没有。真是的,烦死了。

他从他的爱人怀里起来,直接亲了上去。黄磊啰啰嗦嗦带着点委屈的质问还没说完,就被他一个吻给安抚了下来。

你看,我就说他离不开我的。
黄磊心里美滋滋。

“……你说你怎么一大早上就这么多话。”

一吻结束,他眼前好像清楚了一点。但他知道这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。他的爱人又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,才恋恋不舍地起身。

“快起来啊小渤儿,我给你凉着粥去。”

他笑了笑,看着他的爱人走到了客厅里,忙碌的脚步声勾勒出一片生活的美好。要是一直这样多好呢?可不小心窥探地那些话依然扎在心里,扎的他有点疼。使劲摇了摇头,他把那些话继续封存起来,起身洗漱。

摆好了八宝粥和包子,他的爱人坐在桌边,看着卧室半掩的门发呆。黄磊其实不是很想承认他心里的那一丝丝恐慌。他的爱人即便再聪明,也没有办法推断出今天要面对的一切。

希望是好的结果吧。

“小渤儿,你怎么样了?我们今天要早点走呢,进山的路不太好走。”
“好,就来!”